产品分类

产品搜索

回收宝的典型用户

  7月,爱回收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,金额1.5亿美元,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。京东第三次跟投,力撑其在电子产品回收唯一渠道伙伴。

  9月,回收宝完成C1轮融资,阿里是战略投资方。融资完成后,回收宝将联合闲鱼和其他阿里平台,重金投入线下渠道及场景建设。

  回收宝创始人兼CEO何帆在内部信中说,通过与闲鱼深度合作,回收宝将有机会触及阿里生态近10亿用户。

  二手手机市场前景广阔,但囿于信息不对称、信任风险、配套服务薄弱等难题发展缓慢。

  这一年,经过前几轮的粗放竞争,二手手机交易市场迈入快速发展,“估吗”、“易回购”、“闪回收”等手机回收C2B平台纷纷上线年出现井喷。

  传统手机回收模式链条很长:黄牛本地收购中心区域收购中心拆解/翻新深圳华强北,层层链条利润叠加下,首末两端的消费者逃不过被宰的命运。

  二手市场是典型的“柠檬市场”,卖方掌握着比买家更多的产品信息,信息不对称是横亘在用户与市场间的鸿沟。而这正是互联网可以改造的地方。

  回收是链条的开端。回收宝合伙人、高级副总裁熊洲曾说,做二手手机回收,只要把价格、安全、便捷性三个核心点做好,就“坐在风口等风来”。

  早期,回收宝以“线上评估+顺丰邮寄”模式切入,用户通过官网、手机APP等完成在线预估,下单后顺丰包邮,平台检测并付款。A轮融资后,回收宝加大线下布局,线下回收采取“合作门店+上门回收”的形式。

  回收宝的智能估价系统可根据大数据分析二手手机价格走势,结合手机检测情况得出回收价。熊洲称,回收宝实时监测全国乃至全球的价格数据,平台可回收的2000多个手机型号中,百分之六七十的回收价格体验比同行更优。此外,回收宝使用反复删除填充技术,使数据彻底不可恢复。

  自测价与平台检测价的不一致,是线上回收模式最为用户诟病的一点,这直接影响用户对平台的信任。为此,回收宝将检测过程录制成视频,一旦平台检测与用户预估出现不一致,视频就成为破解质疑的最好证据。

  2017年,回收宝手机回收总量超200万台,交易金额近10亿,运转中心日均处理手机超过6000台。短短几年间,成长为行业头部玩家。

  回收处理售卖,构成了二手手机“C2B2C”模式的完整链路。回收上来的手机,10%-15%属于优品,直接流入交易市场;60%-70%的手机销往欠发达地区,或拆解零件再利用;最后的10%-20%残废品则进入环保拆解。

  何帆是供应链领域的专家,在创办回收宝之前就积攒了大量二手手机行业资源。下游渠道的顺畅,使得回收宝在每天回收数千台手机的情况下,库存还能保持在1天左右。

  手机回收市场仍是一座“沉默的巨矿”。“这个市场仍处在基础阶段,远未到争抢存量市场的时候。”熊洲说。

  赛诺发布的《2017年手机回收市场研究》显示,2014年至今,中国废旧手机存量约18.3亿台,再利用潜在价值超6000亿,“四倍于国内最大金矿”。另一个数据是,预计2017年C2B(个人对企业平台)回收量仅占当年淘汰总量的6-7%。

  这比欧美市场二手手机的渗透率相差太远。赛诺的调查显示,在美国和德国,有64%的二手手机被重复使用,其中41%的二手智能机会通过C2C和C2B的方式找到新用户。

  二手手机是一个千亿蓝海,有可能成为孕育独角兽的沃土。但用户体验、交易信任、供需匹配、配套服务、盈利模式仍是挡在企业前行路上的几座大山,这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共同困境。

  “只有构建一个包含消费者、回收企业、手机厂商、处理企业等在内的闭环链条,各方都能够从中获益,才能彻底解决旧手机回收问题,释放数千亿规模的新市场。”赛诺发布的报告称。

  尽管仍处在市场培育阶段,但随着新的消费群体和消费观念崛起,二手交易将迎来黄金时代。熊洲说,回收宝的典型用户,多生活在电商发达城市,年龄在20-30岁之间,男性占比高,iPhone用户占比高。

  闲鱼业务负责人谌伟业也透露,过去4年,闲鱼积累的超2亿用户中, 54%以上是90后,他们是当下中国走在新消费潮流尖端上的人群。

  回收宝融资消息公布后,爱回收总裁郑浦江发了一条朋友圈,说:“有了你们(回收宝)的追赶,爱回收不敢有半点懈怠。”何帆则很快在下面回复:你们并不是我们的目标,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。

  二手手机市场潜力大毋庸置疑,但产业体量尚小且慢热。赛诺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上半年,手机销售端电商的市场份额为26%,超过七成的销售仍在线下。曾以线上轻巧模式站稳脚跟的二手手机平台商,要想争抢流量,必须到线下直面用户。

  很多回收企业一开始就意识到,线下是主战场。但零售门店极其分散,又是黄牛的“老巢”,光有回收场景不够,还须得有一套能快速复制推广、利益关系清楚的模式。

  2013年底,爱回收在一片质疑声中开出自营门店,为到店手机提供回收服务。但由于成本问题,自营门店很难下沉,开到200多家时,爱回收就放缓了脚步,并于2016年推出众包回收平台“爱机汇”。

  2017年,回收宝还处在A轮时,投了杭州一家名为“闪修侠”的企业。“A轮投A轮,这在行业很少见。”熊洲说,投资是因为双方有很大的战略协同价值。

  闪修侠是一个3C数码上门快修平台,它不仅补上回收宝“收、卖、修、租”生态闭环中“修”这一块,还添加了上门回收的场景。不久前,闪修侠刚宣布完成B+轮融资,目前已在全国30个城市里建立35个运营中心,拥有超1200名全职工程师。每一个工程师都可被视作回收宝直达用户的触点。

  相比于爱回收倚重门店自营,回收宝一方面以“换机侠”赋能零售门店、借力“闪修侠”拓展回收场景;另一方面推出手机回收ATM机,实现自助回收、付款的闭环。

  “换机侠”最小化零售门店导购员的主观因素,APP一分钟内完成估价,能识别安卓手机真伪和iPhone的保修期。据介绍,目前换机侠在全国有超10万家手机合作门店,覆盖280个城市,支持30多个主流手机品牌8000多个型号回收。

  熊洲说,手机回收ATM机依托图像识别AI技术,可当场完成精准估价,与人工估价一致性极高,几分钟内即可钱货两清,无需等待。目前该设备已经在深圳商圈、社区等地投放了近100台。

  巧合的是,爱回收也于6月推出线下自助回收机,配合芝麻信用,现场预付部分回收款,秒速赛车手机平台3天内完成整个回收流程。

  但自助手机回收刚刚起步,运维效率、用户体验还在初级阶段,能否取代线下零售门店回收成为主力军,尚需时间验证。

  相比2016年,2017年回收宝线下营收占比实现反转,达到54.83%。融资完成后,线下将成为回收宝的主战场。

  熊洲说,此轮融资完成后,资金将主要用于技术创新和服务闭环,首要即加大技术投入,提升、优化手机回收ATM机的用户体验、服务流程、运营效率。

  在闲置循环经济平台,腾讯投资58集团的转转,阿里则深度扶持内部项目“闲鱼”。

  二手交易是门慢生意,为何引得资本青睐、巨头入局?腾讯研究院在报告《二手交易点燃分享经济的另一高潮》中指出,以二手交易为入口,能衍生的巨大盈利想象空间,包括新货买卖、金融服务、周边配件、售后服务、租赁服务、社区社交等。

  创业初时,“爱回收”和“回收宝”们争夺流量的方式,还是竞标各大手机厂商的独家合作协议,通过“以旧换新”的场景低成本获客。几年下来,回收宝拿下华为、OPPO、vivo,爱回收则与小米、联想、三星达成合作,并获得京东电子产品回收的入口。

  此前,回收宝已与阿里平台开展多项合作。包括与天猫合作“以旧换新”,联合支付宝芝麻信用开启信用极速售卖,与淘宝共同推出“二手优品”等。

  “此次阿里巴巴战略投资回收宝,是希望回收宝与闲鱼深度合作,相互协同,共建一个基于商品销售到闲置循环利用的大闭环。”何帆在内部信中说。

  在不久前举行的闲鱼2018战略发布会上,淘宝总裁蒋凡说,今年开始,闲鱼将加强和阿里生态各个业务的协同,对接6亿消费者,对接阿里系内所有消费场景。他还说,闲鱼所有业务场景,都将对回收宝、衣二三等合作伙伴开放。

  技术、流量、信用,阿里的资源令回收宝兴奋不已。闲鱼积累的大量算法技术、平台治理经验、对行业的洞察和认知,都将开放出来,分享给合作伙伴。

  熊洲介绍,回收宝已与闲鱼在二手产品的标准化上取得进展。其子品牌“可乐优品”确立了51项检测指标和180天保修等对标新机的服务标准,并开始从线上走向线下,进入零售门店。

  “阿里入局给了我们一个机会,拥有更多资源、更好视角,为下一阶段谋篇布局带来很多可能性。”熊洲说。